評論:實驗音樂是個不錯的話題

人們對於「先鋒」文化的態度耐人尋味。之前一段時間,我母親向我借閱了一本周亞平的詩集。她表示並不喜歡這樣的作品——這種「文學實驗」在她看來更像是玩弄文字,其中涵義難以體會。這兩件事多少有些相似,相對於和我交往甚密的前衛人們對「先鋒」的積極態度,大眾對這些作品並沒有太正面的反饋。身處於兩個群體之間,我聽過很多人感慨這種反差,而當這種反差發生在像《好歌曲》這樣由知名人士坐鎮的場合時,這些感慨便總是會化為激烈的爭論。

閱讀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