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实验音乐是个不错的话题

人们对于“先锋”文化的态度耐人寻味。之前一段时间,我母亲向我借阅了一本周亚平的诗集。她表示并不喜欢这样的作品——这种“文学实验”在她看来更像是玩弄文字,其中涵义难以体会。这两件事多少有些相似,相对于和我交往甚密的前卫人们对“先锋”的积极态度,大众对这些作品并没有太正面的反馈。身处于两个群体之间,我听过很多人感慨这种反差,而当这种反差发生在像《好歌曲》这样由知名人士坐镇的场合时,这些感慨便总是会化为激烈的争论。

阅读全文 →

评论:张蔷《别再问我什么是迪斯科》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听这张《别再问我什么是迪斯科》并不需要你对迪斯科这一风格达到多深的理解。张蔷发迹于迪斯科音乐在中国走红的年代,而新裤子的风格也是更偏向于新浪潮。两者在很多中重度听众中早已形成了一定的刻板印象。因此,这样的组合应该会很容易在听之前就给人以直观的想象。我们对这张专辑本身也并不陌生。早在大半年之前,“新裤子&张蔷”就在各地的草莓音乐节中进行着实质上的巡演。当时的曲目除了新裤子自己的作品外,还有《路灯下的小姑娘》、《Sexy Music On the Wall》等喜闻乐见的老曲目。不得不说,当时的演出效果十分惊艳。而这张专辑在经过了如此长时间的造势之后发布,也已经受到了很大的关注。

阅读全文 →

评论:行走于阳光下 ——声音碎片《拾碎》

在演唱《顺流而下》前,马玉龙说,“我热爱这种生活。有人会问我你坚持做乐队这么久——不,我从来没有认为这是坚持,我认为这就是我的生活,是生活中最美好的魅力,为什么不继续它。”也许正是因为他们这样的态度已深入观众们的印象,就算一个花了12年出了三张专辑和这样一张“精选”的乐队早已不再年轻,我们也仍然会相信声碎会一直保持着活力。就像舞台上的每一个表演者一样,声碎并不完美,他们只是一个忠实而娴熟的讲述者,也遇到了一群最棒的听众,就是这样。

阅读全文 →

评论:无名者在寻找 ——Travis – Where You Stand

今年北京草莓第一天,新裤子一下场我就看到有人举着苏格兰国旗往开始场地中间挤,看来那天有很多人是指着Travis去的。虽然当时已经打算遛遛弯儿就走,但帮朋友全场找了一顿手机也算是让我听完了全场。他们唱了这张专辑的前三首歌和第六首”Another Guy”,再加上单曲”Where You Stand”,这张专辑在发行之前,我们也算听了小半张了。

我并不算是Travis的铁杆粉丝,让我喜欢上这支乐队的是电视上播的”Closer”MV。不得不说这是一只能激发听众幻想的乐队,Fran Healy的嗓音,富有画面感的歌词和丰满的编曲总是能让人置身其中。我想这也是很多人痴迷于Travis的原因。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