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ange Ocean:青島搖滾樂的未來「主場」

Orange Ocean接下來要做的是什麼呢?我得到的回答是,他們希望在音樂活動中傾注更多的精力,以職業化的水準進一步地學習與創造條件。以此為前提,他們就得以製作更精良的錄音室專輯,走出青島做更多規格更高的演出,讓作品和現場形成良性循環。除此之外,還有一系列的計劃和想法都等著去實現。有別於我對他們一貫的誇讚,他們敘述這些時,對自己的評價倒是相當地保留。但我能很清楚地感受到他們對未來十足的信心。

閱讀全文 →

What we talk about when we talk about rock?

當對自己所發出的聲音虔誠,離模式越來越遠的時候,搖滾樂也變得不那麼高高在上了起來。反叛(這個過去典型的「搖滾精神」),在這個極其多元的時代,甚至找不到一個足夠巨大的靶子可以讓搖滾樂瞄準攻擊,進行反叛。搖滾樂變得越來越聰明靈活碎片化和多元。當一切都在解構與自我解構,why so serious?盡情玩樂吧,搖滾樂。

閱讀全文 →

【安利】小說短篇《姐姐》——老揚

之前在 May Waves FM 的第二期里提到了老揚的短篇《姐姐》,並且答應在站點上放出全文下載。當時收到全文的電子版是4月30號,現在已經過了一個月,可見我的拖延症已經治癒了(並不)。

我認識若干在日常生活中寫字取樂或是以之為營生的人。我對這樣的人有一種天然的憧憬。在現在這個文字貶值的時代,能夠保持這樣一種習慣(不論出於何種動機),在我潛意識裡都賦予了一種超然於日常生活的印象。而且,不論他們本人如何看待,我仍然想把這份憧憬持續下去。

閱讀全文 →

寧夏人的年——寧夏製造

從大年初三開始直到初六,四天時間,十多支來自寧夏本土的樂隊和歌手,在寧夏的livehouse里進行了一年一度的彙報聯歡大趴體。作為一個屬於在寧夏的熱愛音樂的人們一年一度的節日,這幾場演出既有如布衣樂隊、謠樂隊以及立東樂隊這樣已經在全國擁有一定知名度的樂隊參演,也有如妙樂隊、指紋樂隊這些雖然並不被大眾熟知卻同樣優秀的二線樂隊。與往年不同的是,今年神奇地發售了四天通票這種喜聞樂見的東西,並且其一部分票房以及及樂手們自發的義賣收入將捐予一個罹患白血病的女童以支持她的治療。今年我雖然開心地買了通票,但只看了初四和初五的兩場,演出樂隊為布衣樂隊、謠樂隊以及立東樂隊(嘉賓樂隊因為我實在不了解所以就不談了)。向大家講講我的見聞。

閱讀全文 →

評論:實驗音樂是個不錯的話題

人們對於「先鋒」文化的態度耐人尋味。之前一段時間,我母親向我借閱了一本周亞平的詩集。她表示並不喜歡這樣的作品——這種「文學實驗」在她看來更像是玩弄文字,其中涵義難以體會。這兩件事多少有些相似,相對於和我交往甚密的前衛人們對「先鋒」的積極態度,大眾對這些作品並沒有太正面的反饋。身處於兩個群體之間,我聽過很多人感慨這種反差,而當這種反差發生在像《好歌曲》這樣由知名人士坐鎮的場合時,這些感慨便總是會化為激烈的爭論。

閱讀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