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宮之音——吉他與搖滾樂中的女性敘事

蘇珊·麥克拉瑞寫道:「在男性定義的領域中創造音樂是件危險的工作。如某些所謂嚴肅或實驗音樂的女性作曲家發現,理應價值中立的音樂的許多形式和常規進行模式,都充斥著隱藏的父權敘事、意象和議程。」但在現今的語境下,越來越多女性音樂人參與進音樂事務並且發出自己獨特的聲音時,父權敘事將逐漸變得不那麼明顯,而生髮於女性特質由於具有力量而產生的性感,也將加入這一明目張胆的增權。

閱讀全文 →

What we talk about when we talk about rock?

當對自己所發出的聲音虔誠,離模式越來越遠的時候,搖滾樂也變得不那麼高高在上了起來。反叛(這個過去典型的「搖滾精神」),在這個極其多元的時代,甚至找不到一個足夠巨大的靶子可以讓搖滾樂瞄準攻擊,進行反叛。搖滾樂變得越來越聰明靈活碎片化和多元。當一切都在解構與自我解構,why so serious?盡情玩樂吧,搖滾樂。

閱讀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