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Pomplamoose《Season 2》

时至今日,“独立”已经不知不觉变成了一个刻板化的概念,我们这次要讲的 Pomplamoose 便是一个“独立味儿”颇浓的组合。很多人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是因为他们的翻唱音乐视频,把若干有点年头的歌经过不失原曲风格的“现代化改造”,再加上卖萌搞怪的表演,这是很难让人不喜欢起来的。可能是源于期待,这张名为《Season 2》的专辑发布刚过一个月,在虾米和豆瓣上就分别被听众们打了9.0 / 10和7.9 / 10的高分。

要听我的建议吗?或许你从未以专辑的形式听过他们的歌,如果你不希望耳朵长茧子的话,那就听到前三首——因为第三首歌你可能比较熟——就不要再往下听了。然后就继续关注他们的视频吧,视频。

阅读全文 →

【安利】小说短篇《姐姐》——老扬

之前在 May Waves FM 的第二期里提到了老扬的短篇《姐姐》,并且答应在站点上放出全文下载。当时收到全文的电子版是4月30号,现在已经过了一个月,可见我的拖延症已经治愈了(并不)。

我认识若干在日常生活中写字取乐或是以之为营生的人。我对这样的人有一种天然的憧憬。在现在这个文字贬值的时代,能够保持这样一种习惯(不论出于何种动机),在我潜意识里都赋予了一种超然于日常生活的印象。而且,不论他们本人如何看待,我仍然想把这份憧憬持续下去。

阅读全文 →

资源:洄游 – 妄言集 EP (2014) (mp3 – 320k)

《妄言集》这个名字,是我们在年初的时候突然想到的。诚如诸君所见,洄游一直想拥有更多诗意化的歌词(虽说明显是没有成功),因此便有了这样的一个标题。入春以来,洄游创作新歌和排练的效率变得飞快,我们暂且也是把它归结于“之前一段时间的积累一股脑迸发出来”的原因。

之后我们在迄今为止的所有歌曲中筛选出了六首,就有了这张《妄言集》。

阅读全文 →

评论:实验音乐是个不错的话题

人们对于“先锋”文化的态度耐人寻味。之前一段时间,我母亲向我借阅了一本周亚平的诗集。她表示并不喜欢这样的作品——这种“文学实验”在她看来更像是玩弄文字,其中涵义难以体会。这两件事多少有些相似,相对于和我交往甚密的前卫人们对“先锋”的积极态度,大众对这些作品并没有太正面的反馈。身处于两个群体之间,我听过很多人感慨这种反差,而当这种反差发生在像《好歌曲》这样由知名人士坐镇的场合时,这些感慨便总是会化为激烈的争论。

阅读全文 →

2004-2013,值得重听一遍的ACG歌曲推荐

03年10月动画《枪墓》(ガングレイヴ)的片尾曲,来自Scoobie Do。这种题材的动画和Funk音乐的组合是很妙的,它们两者简直完美地贴合了每一个男性的心中向往:当一个人用暴力宣示着自己的力量与存在时,同样也是在宣泄浪漫——对于一个自居“铁血”的人,他们需要的或许不是充斥者怒吼与尖叫的金属乐,而要靠这样的音乐来补充自己的柔情吧。

阅读全文 →

评论:张蔷《别再问我什么是迪斯科》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听这张《别再问我什么是迪斯科》并不需要你对迪斯科这一风格达到多深的理解。张蔷发迹于迪斯科音乐在中国走红的年代,而新裤子的风格也是更偏向于新浪潮。两者在很多中重度听众中早已形成了一定的刻板印象。因此,这样的组合应该会很容易在听之前就给人以直观的想象。我们对这张专辑本身也并不陌生。早在大半年之前,“新裤子&张蔷”就在各地的草莓音乐节中进行着实质上的巡演。当时的曲目除了新裤子自己的作品外,还有《路灯下的小姑娘》、《Sexy Music On the Wall》等喜闻乐见的老曲目。不得不说,当时的演出效果十分惊艳。而这张专辑在经过了如此长时间的造势之后发布,也已经受到了很大的关注。

阅读全文 →

写在May Waves正式开放之前

漫长的等待终于有了结果,昨天上午我收到了ICP备案通过的通知。在十分不情愿地在页面上粘贴了备案号,将空白的页面填充完毕之后,这个站点也将匆匆开放了。

当然,这个站点仍然存在着诸多本质上的不足。其中一个例子是,我在写文章,特别是有关站点本身的文章时,发现自己难以确定该是用什么名义——这篇文章是由我本人,还是由May Waves所写的呢?作为一个刚刚破处的业余站长,我需要适应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阅读全文 →

评论:行走于阳光下 ——声音碎片《拾碎》

在演唱《顺流而下》前,马玉龙说,“我热爱这种生活。有人会问我你坚持做乐队这么久——不,我从来没有认为这是坚持,我认为这就是我的生活,是生活中最美好的魅力,为什么不继续它。”也许正是因为他们这样的态度已深入观众们的印象,就算一个花了12年出了三张专辑和这样一张“精选”的乐队早已不再年轻,我们也仍然会相信声碎会一直保持着活力。就像舞台上的每一个表演者一样,声碎并不完美,他们只是一个忠实而娴熟的讲述者,也遇到了一群最棒的听众,就是这样。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