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we talk about when we talk about rock?

托最近《Birdman》的福,繼村上春樹之後這個句式又再次火了起來。反正我也不太會起名字,所以,Sorrry 啦卡佛,就讓我爛俗一把吧。然而我要談的比題目更加爛俗 —— rock。音樂界的權威辭典《新格羅夫音樂與音樂家辭典》里搜索 rock 詞條,只是一個關於石頭的介紹。看來在所謂的「精英文化」里,搖滾樂仍舊是「亞文化」,而亞文化和主流文化並沒有不可逾越的藩籬,對於現今的搖滾樂來說,主流文化也許也並不是不可被接受的領域。

現今搖滾樂的分類越來越細化,出現了諸如 alternative rock、adult rock、art rock、indie rock、brit-pop、glam rock 等等不下百種的分類,而對於什麼是 rock,有些人從音樂組織形態來定義:電吉他、電貝司等電聲樂器的廣泛使用;失真、噪音效果的喧囂;躁動、焦慮和不安的情緒。也有人從「搖滾精神」來定義—反叛、不合作。也有人乾脆放棄了對搖滾樂的定義。畢竟,「什麼都不是,什麼都是」這樣的後現代態度已經不知不覺的浸入了當代生活的方方面面,在如此多元的當代用一個標準的定義來概括一件事物已經成為不可能。當代的搖滾樂從這如此繁雜的 tag 中已經擁有了隨著時間不斷變化的自身。畢竟從 Alan Freed 的節奏布魯斯歌曲《我們要去搖,我們要去滾》(We’re Gonna Rock, We’re Gonna Roll)中創造出了「搖滾樂」(rock ‘n’ roll)這個名詞,已經過去了半個世紀有多。甚至如日中天之時的「搖滾精神」–反叛態度,在當代搖滾樂中並不是不可或缺的。搖滾樂對於自身的解構發展的如此之快,於是當代的搖滾樂把一些聽眾毫不留情的甩在了 50、60、90 年代。

出現這麼多 tag 是正常現象,審美感受是不可阻擋的上升的,當對於一種音樂風格欣賞的數量達到一定程度,必定需要一些新的玩意兒才能 high 起來,咱們也不可能聽一輩子 C、F、G 和弦。曾經的我也是由 grunge rock 入門。嘶吼、砸琴、竭嘶底里曾經是少年我的 G 點,但是面對 G 點閾值水漲船高的我來說,現在已經明顯不能滿足我的需要了。最近我比較迷的風格是 math rock,數學搖滾。現代音樂發展是重新對音樂四要素(力度、時值、音高、音色)的突破過程,數學搖滾則是對現代音樂最注重的時值下手,(現代音樂明顯是注重在音色和時值兩方面發展,音色:電聲樂器的廣泛使用,時值:連續的時值變化構成節奏變化,而節奏的突破如爵士樂注重錯拍,重拍轉移等),數學搖滾最具有區分度的是打破大多數搖滾樂形式的拍子(四三拍、四二拍等常見拍子),經常用不規則的節奏和停頓開始,進行過程中則用不對稱節拍,比如八五拍、八七拍、八十一拍、八十三拍等,樂曲進行中則不斷變化拍子,或者使不同樂器處於不同拍子中(比如鼓八七,吉他八五),同時讓樂曲整合起來。因為結構複雜如同數學計算,所以以數學為名。我的數學搖滾聆聽始於日本的 Toe,Toe 的音樂細膩,旋律清新,而節奏自然多變,給我帶來了一種新的細碎的審美感受。我個人最喜歡他們的《For Long Tomorrow》這張,然後我開始搜索各種 tag 為 math rock 的碟來聽,Mono、Té、Tricot、The Cabs、Rega、Mirror、虛弱、百景、Clean of Core、Lite、Low – pass、Mudy on the 昨晚等等樂隊。但我找不到 toe 那種感覺了,日系的大多數 math rock 在我看來都是一個套路,十首歌都用這一個套路互相抄來抄去,完全把音樂當做了一種流水作業,一個公式解決所有這類型的題,說實話挺膩人的。他們只是在用變換的節奏「拼湊」數學搖滾。

那麼問題來了,我們到底需要怎樣的搖滾樂?單純只是是更加複雜的嗎?在漫無目的搜索數學搖滾 tag 的過程中,我意外發現了一支國內已經解散的樂隊 the Los(後更名為 LAVA|OX|SEA),總共四張專輯,每一首歌我都超喜歡。這隊兒風格明顯和 Toe 不一樣,Toe 更加溫暖、旋律化,而 the Los 多數歌兒則是一種陰鬱的氛圍(哦對,我承認我特別好陰鬱這一口)。二度這種不協和的音程,在 the Los 的大多數歌兒里隨處可見,而實際上,他們採用的和弦並不複雜。作為數學搖滾的核心不停變化的節奏只是樂曲里的調味。我喜歡這種不刻意的自由創造的感覺。這種不可捉摸的特性使音樂靈活了起來,而音樂寫作一旦淪為某種套作的「模式」是最可怕的,是對音樂這種精神產物最大的毀滅。我想商業音樂之所以被詬病與它流水線模式化的音樂製作是脫不了關係的,一旦精神產品可以被成批量製造,那麼作為精神產物的特殊性就在其中被消解,降格為和實體產品無甚差別的產物。審美需要將無法被這種無創造力的速食產品所滿足。我們為何聆聽音樂?娛樂和放鬆之外,是在欣賞創造者的獨一無二的創造力。創造者要對自己的作品保持真誠,作品則是創造力的溢出的結晶。作品最終呈現解構是複雜,還是簡單,並不是呈現的重點,重點是不管悶騷放蕩變態學究古怪尖銳……背面的獨一無二的真誠創造力,對自己所創造聲音的虔誠。

當對自己所發出的聲音虔誠,離模式越來越遠的時候,搖滾樂也變得不那麼高高在上了起來。反叛(這個過去典型的「搖滾精神」),在這個極其多元的時代,甚至找不到一個足夠巨大的靶子可以讓搖滾樂瞄準攻擊,進行反叛。搖滾樂變得越來越聰明靈活碎片化和多元。當一切都在解構與自我解構,why so serious?盡情玩樂吧,搖滾樂。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

您可以使用這些HTML標籤和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