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夏人的年——寧夏製造

從大年初三開始直到初六,四天時間,十多支來自寧夏本土的樂隊和歌手,在寧夏的livehouse里進行了一年一度的彙報聯歡大趴體。作為一個屬於在寧夏的熱愛音樂的人們一年一度的節日,這幾場演出既有如布衣樂隊、謠樂隊以及立東樂隊這樣已經在全國擁有一定知名度的樂隊參演,也有如妙樂隊、指紋樂隊這些雖然並不被大眾熟知卻同樣優秀的二線樂隊。與往年不同的是,今年神奇地發售了四天通票這種喜聞樂見的東西,並且其一部分票房以及及樂手們自發的義賣收入將捐予一個罹患白血病的女童以支持她的治療。今年我雖然開心地買了通票,但只看了初四和初五的兩場,演出樂隊為布衣樂隊、謠樂隊以及立東樂隊(嘉賓樂隊因為我實在不了解所以就不談了)。向大家講講我的見聞。

初四布衣樂隊在銅管Livehouse演出。主唱吳寧越成功改名為吳沫稠,並毫不保留地向現場的觀眾展示了自己作為一代單口相聲大師的實力與風範(那段失敗的solo也是亮點之一)。「沫子」是寧夏俗語,指廢話——而「沫子稠」一般指能侃的人,可謂名副其實。當天的演出加入了一個特殊的環節,即布衣全成員大聯歡。當布衣樂隊第一任主唱馬向東上台演唱《秋天》時,看著台上台下的情緒表現,我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觸動。雖然我並不算了解布衣樂隊的故事,但是那一刻我卻感覺到這一切的不易與執著的精神。印象中,這是我第一次感到如此融洽現場演出氣氛,第一次感到台上與台下、樂手與觀眾有如朋友的關係,讓這場演出變成了朋友的聯歡。

初五的演出在虹樂,一家位於銀川市區內的音樂酒吧。我拒絕稱之為livehouse,是因為這裡的座位竟然設置了最低消費。我著實不能接受這種只有在一般酒吧才會出現的行為。演出方面,相對於前一日在銅管的大聯歡,今天則更像是一場屬於寧夏音樂人們自己的聚會。開場的嘉賓徐丹,身邊坐著沉默的吉他手吳寧越。雖然吳寧越不如昨日布衣時活躍,但當徐丹聊起兩人的趣聞時,倆人就立馬進入了相聲狀態,偶爾也會伴來一首優美的民謠。之後的謠樂隊與立東樂隊,更是將那一晚的民謠之夜推向了月亮。今晚的意義更多不在於演出,在現場中你可以看到所有這幾天參加了活動的樂手們,他們或聚在一起攀談,開懷大笑,或站在一旁靜靜地看著演出。每個人都似是多年未見的老友,即使是局外人如我也能感受到他們之間的友誼與親切。當徐丹講起了他們當年艱苦的鄉村生活時的故事時,他滿臉洋溢著幸福,這不正是那種我所期盼的生活嗎?一個院子,窮鄉僻壤,月明星稀,生一團火,幾把吉他,口琴手鼓,狐朋狗友,談笑風生。

兩天的演出,帶給我很多超出演出本身的東西。讓我覺得自己是如此的年輕,以後的路是那麼漫長,也讓我發覺到了自己的幸運與不幸。我感到了對音樂的堅持有多麼的困難,生活有多麼的困難。但每個人都活在苦難之中的,而他們恰恰卻在最苦難的時候遇到了音樂,又因音樂遇到了彼此,時至今日,堅持下來的他們可以甜甜地回憶起當年的苦澀與青春,並且可以將那些年的經歷化作一首首膾炙人口的歌謠來陶醉著我們的耳朵與心靈,這讓我感到真切的觸動。在現場和在家裡聽他們的音樂是如此的不同。在家裡聽不到現場帶來的感動,聞不到布衣有如釀造出來的歲月氣息,也聽不到李夏的浪漫情懷。這一次的演出給我的體會不光在於現場演出,也不光在於寧夏家鄉的音樂,還包括了這個最深的領悟——用心的事情,堅持下去,一定會有收穫。

3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

您可以使用這些HTML標籤和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