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博啡舍的最后一星期

01

从北京回来以后不到一星期,收到了田姐的微博私信,说奥博啡舍还有一个星期,就终于要拆迁了。

这家名字怪异的咖啡厅刚建立的时候,整个麦岛以东还没有几家咖啡厅,唯一可以称得上相似的场所就是同在青大校园里的一家只卖便宜奶茶的休闲吧。不过田姐基本上是一个做事认真的人。虽然没什么竞争者,几年下来,啡舍也是经营地有声有色,愈发专业。

直到今天,这一片地区的咖啡厅已然林立。一开始还是咖啡盲的我也算是养成了一点坏习惯,周围不来点嘈杂的声音,就已经写不下什么文章了。

在此期间,啡舍成为了青岛的演出组织方“自由古巴”的民谣场地,也组织了十余场不错的演出。包括刘明汉、松(Sunny Song)和宠保组织“别吃朋友”等民谣人的专场,多少也给当时充满沉寂与庸俗的大学校园里注入了一点文艺气息。笔者本人的第一个乐队“Bus Party 5”唯一的一场演出也是在那里举行的。

来不及写下来的好坏记忆还有许多,拼凑成这一篇流水软文,聊表纪念。

我们来年见吧。

图/©平老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